当前位置:深圳思卓贸易有限公司美容“技术处女”—现代社会的耻辱
“技术处女”—现代社会的耻辱
2022-11-19

大约从90年起,中国又出了一件“新鲜事”,有的医院开始做针对处女膜的手术来,仅湖北就有十几家。一开始,有人把这种手术中叫做处女膜修补术,后来有人出来更正,说是应该叫做处女膜再造术。

在90年代的中国,还有些自愿造处女膜的女性,这实际上是自寻枷锁,甘愿为奴。

社会越是强调处女膜的道德价值,女性越是想拼命守住这道“最后防线”,就越是等于在说:只要这个膜没有破,其它什么性活动都可以做。

这并不是危言耸听。根据笔者1991年和1995年分别在北京一些青年人群中所做的调查,真正发生性交合(处女膜当然破裂)的人只有8%到9%,但是发生过种种性爱抚行为的人却高达30%左右。即使在调查前的半年之内,有过性爱抚的人也比真正性交合的人多3倍。

这里所说的性爱抚,是指超过接吻的、直到双方生殖器发生接触却没有插入的各种行为。从性学的角度来看,这些爱抚行为与真正的性交合一样,也可以引发性高潮、获得性满足,也是不折不扣的“性行为”。但是按照社会的标准,不论双方怎么爱抚、爱抚多深,双方都仍然是“贞洁”的。结果,一些人为了保持“处女身”,连口交和肛交都做过了,唯独没有插入阴道,因此他们也就照样陶醉在自己的“贞操”之中。这种“技术上的处女”,这种“狭义的贞操”,难道还不够虚,还不够荒谬吗?